OUR NEWS

天热奈我何步出先日头晓风送爽意欣然会良友
 
       《夜雨》
      北上行云渡忻口,几番骤雨洗系舟。牧马河前看流水,满城暑气一夜收。
 
注:
   忻口:忻州城北要塞。   系舟:横亘忻州城南的系舟山。    牧马河:流经忻州城东之河水。
 
  
《良友》
     天热奈我何,步出先日头。晓风送爽意,欣然会良友。
 
第75章 默认分章[75]
 
  丁科长的果子
      下午没事,去舞厅看了看,热度依然不减。 贪玩的老少,消遣的男女济济一堂。翩翩起舞者有之,正襟危坐,端庄雅致者有之,牵手搭背,卿卿我我,疏狂嬉戏者有之。此情此景按说无可厚非,可不知咋地,这几年红杏也易出墙,下惠也能调情,绯闻艳事渐渐多了起来。
      想想这世界原本也简单,上帝多事,偏偏用亚当的骨头塑造了个夏娃,才使事情变得愈加复杂。亚当多情,夏娃缠绵,平添了许多的心思。当然上帝造人有上帝的理由,也曾安排圣人下界开导教育,然而近年教育缺失,原先好多的规矩也形同虚设。因此,因爱生情,因情越轨的事也就屡见不鲜。更有甚者把钱与情竟然捆绑在一起,以情开头,以钱收尾。男女之情爱正像一颗经过嫁接的果木,植株虽是未变,果实却是既有新味亦有新意,完全失去了原生态。
     看看那年,某单位好端端的个丁科长坐在办公室里,突然听到院里一阵喧哗。赶紧纵起身来朝楼下一看,原来是舞伴韩女士的丈夫领着哭哭啼啼的韩女士闯进机关院里,正在同门卫争吵。只听韩的丈夫高声嚷着说:太不像话了,丁某某把我老婆的肚子也········。丁科长这一惊非同小可,心都跳到嗓子眼了,情急之下急忙趁着混乱三步并作两步从后门遛了出去,心里想着总算是逃过了一劫。谁知仅仅过了一天局长就把他叫到办公室里·······。
    出路似乎也就是两条:一、上法庭做亲子鉴定,有法可依。二、花钱私了。丁科长考虑再三,事情确实是有过,法庭是无论如何不能去,那么也就只剩花钱一条路了。好容易费尽心机请了几个有头脸的老同志出面,经过讨价还价,最终好说歹说以五万元的赔偿费总算是糊弄了此事。钱是王八水蛋,只要花的心甘情愿。花点钱不要紧,要紧的是人言可畏。丁科长在本单位是颜面扫地,最后实在混不下去,只好调出。
     虽说此事被传的沸沸扬扬,然而桃色绯闻并不罕见。匪夷所思的是会跳舞的韩女士既无清雅的面貌,也无性感的三围,黑胖黑胖的。想想丁科长是怎么看上的,难道仅仅是为了那身颤颤的肥肉? 这正是:苟且偷合终因情,把握不周火烧身。推到风口浪尖处,无奈捧上雪花银。
     偿还情债,拿钱摆平,息事宁人,幸甚。由此也正应了一句顺口溜:男的迷,女的醉,男女之事不言累。知可畏,死可畏,不惊不怕没滋味。情难忍,爱难忌,事败尽管由它去。妻子背着睡,爹娘叹口气,群众看场戏,领导比咱会。破点钱财作调剂,想开倒也无所谓。
    这是个以财相博的,还有那以命相博的,不胜枚举,此乃后话。敢问世间情为何物?值得吗?

 

快速导航

联系我们

15262966888

306000006@qq.com

点击分享

留言板

一家专业从事表面处理20多年的知名企业----全讯网论坛开户